Aoi_缺藍

本站同人文皆為自產自銷,歡迎吃我的安利 ˊˇˋ
本站都是繁體字,敬請見諒 ˊˇˋ
噗浪: http://www.plurk.com/s9502211
【本站文章未經授權請勿轉載】<-唯一要求,3Q^_<

前幾天達成了全圖鑑ヾ(*´∀`*)ノ
分享一下我家金、彩底的配置 ( ˇωˇ )
希望別噴 ( ˇωˇ )
金底部分:
夏目老師:助手-織田作之助、潛書-尾崎紅葉
中原中也:助手-夏目漱石、潛書-谷崎潤一郎
萩原朔太郎:助手-織田作之助、潛書-谷崎潤一郎
宮澤賢治:助手- 武者小路實篤、潛書-尾崎紅葉
以下是限定活動金底---->
坂口安吾:助手-宮澤賢治、潛書-織田作之助
有島武郎:助手-夏目漱石、潛書-島崎藤村(友人提供)

彩底:
太宰治:助手-宮澤賢治、潛書:尾崎紅葉
芥川龍之介:助手-宮澤賢治、潛書-太宰治
泉鏡花:助手-宮澤賢治、潛書-志賀直哉(有用有島的書籤)

基本上就這樣,銀底的當初沒有去記助手跟潛書是誰,所以沒辦法說。
順道一提,個人覺得友人給的有島的那套配置很好用,我一發中,後來分享給別人,聽說也有用這個配置一發中的,還沒有有島,但還有書籤的太太們可以試試。
除了需要限定書籤的那兩個,以及鏡花,其他的金、彩底都是無書籤出的。
賢治說不定是真·歐皇
希望我的配置可以幫到還沒出貨的太太們喔 ٩(ˊᗜˋ*)و

奇怪的三十題(1+2)

間接性接吻+戀人的收集癖

預警:
有OOC有OOC有OOC(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寫到後面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寫什麼了 Σ(´д`;)

正文開始:

芥川有個怪癖,他似乎相當喜歡收集杯子。

銀發現,她的哥哥最近似乎有些不正常。
常常當她回到家中,便會看到芥川在一片不開燈的黑暗中,靜靜地摩娑著一支杯子,眼中帶著虔誠的狂熱,那炙熱的目光叫她看得心驚。
銀不懂芥川那股狂熱從何而來,她想知道,卻又不敢問,哪怕是親兄妹,也不是任何事都能過問的。
這樣的日子又過了幾日,周遭一切似乎都沒有變化。
銀在這幾天又發現了一些事,例如芥川每天拿著的杯子,雖然相似,卻都不是同一個,但芥川眼裡的情緒卻都如出一轍;又或著是這些杯子都不是家中現有的那幾個這件事。
銀忽然在意起那些杯子的原主人了。

太宰最近覺得很困擾,起因是他的杯子最近老是失蹤;當然,這樣的小事還不足以成為他的困擾,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芥川。
那一天太宰喝完了咖啡,隨手便將杯子放在桌上就見森鷗外去了,回來時腳步放得極輕,因為他感覺到房中有著他人的氣息。
屏氣凝神,太宰往房內看去,只見芥川拿著他的杯子,然後將它靠近自己的唇,就著沒擦去的咖啡漬吻了上去。
雖然太宰早就知道芥川對自己的感情不一般,但卻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感情。
太宰撇撇嘴,輕手輕腳的離開了。

當太宰再回到辦公室時,不意外的發現自己的杯子又不見了,至於兇手是誰,太宰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太宰思索了一會,隨後勾起一抹笑。

芥川最近有些不在狀態,因為他總覺得太宰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
太宰仍會把他的杯子隨意放置,但每次用完後卻會一反常態地把杯子洗得一乾二淨。
芥川不擔心他偷杯子的事被發現,但他害怕太宰知道他親吻他所留下的痕跡。
芥川當然知道這種行為很糟糕,但他無法克制自己,自從他認識到自己的感情後, 就不能自已的想要更靠近太宰、想碰觸太宰,甚至,他還想吻他。
"但這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只能親吻他所留下的飲料漬,自欺欺人。

當太宰主動開口約他喝咖啡的時候,芥川整個人都是懵的。
硬著頭皮答應了,芥川抱著不安的心情進了太宰的辦公室。
太宰的辦公室和往常一樣,唯獨辦公桌上多了一個箱子,那箱子相當的大,讓人難以忽略它的存在。
太宰從箱子中拿出一個馬克杯,沖了一杯咖啡,卻沒將它拿給芥川,反而是送到自己的唇邊,抿了一口。
太宰將喝過的咖啡遞給芥川,芥川接過,卻沒喝。
「怎麼不喝?」太宰語氣隨意地說,嘴角卻勾起惡意的弧度。
芥川看見了,沒回話,沉默再次環繞在兩人之間。
太宰忽然輕笑出聲,芥川不解抬頭,只見太宰臉上帶笑,手中正把玩著從箱中拿出的另一個杯子。
「我想我需要一個解釋?」
芥川一瞬間繃緊了全身的肌肉。
太宰看見了,卻不點破,只是笑著說下去。
「為什麼要偷我的杯子?」沒回話,太宰也不在意,繼續說著「比起親吻陶瓷,親吻實物不是更好嗎?」
芥川愣了一下,猛地回過頭看像太宰,只見太宰笑著舔了舔自己的唇,十足的誘惑。

當兩唇相接時,芥川腦中只剩一個想法。
"果然是像罌粟花一樣的男人呢,太宰先生。"
然後,他閉上了眼睛。
【END】
後記: 在寫這篇時,忽然想起了之前看的一部原創小說的劇情:攻老愛偷受的杯子,受問他「為什麼老要偷我的杯子?」攻說「因為想珍藏你的每一輩子。」
總覺得把芥川寫的好變態喔…我對不起芥川大大(土下座)

【織太】藍玫瑰(花吐AU)

沒有描寫很多的花吐症

基本原作走向




將手指放入喉嚨深處摳挖,預料之內的嘔吐感襲來,但吐出的卻不是散發臭味的穢物,而是滿溢芬芳的玫瑰碎片。

看著散落四周的藍色花瓣,他勉強地笑了笑。

「啊啊,是和那人不相稱的顏色呢。」

太宰治患上了花吐症。

沒有任何的治療方式,唯一的痊癒方法是和喜歡的人兩情相悅。

「大概,這輩子都無法痊癒了吧。」


看著鏡中穿著沙色外套的自己,太宰治感到了一絲新鮮。

脫離了黑幫已經兩年,明天是特務科的種田答應帶他到『武裝偵探社』的日子。

「啊啊,沒想到都已經兩年了呢,時間過得真快呢。」

太宰治對著鏡中的自己說話

「啊,對了。」

說完話,太宰治轉過身,拿了一些隨身用品後就出門了。

他到了街上,經過花店時順道去拿了先前訂的紅色玫瑰。

那是很大的一束花,總共有五十朵;這是太宰治為了今天特別訂的。

『雖然去拜訪帶這種花似乎不太合適,但是這才是和他相稱的顏色呢。』

抱著有些愉快的心情,太宰治抱著一大束玫瑰繼續著路程,若是不知道的人,或許會以為這個男人即將去向某個美人求婚吧?

不過,這個男人的目的地並不是某位美人所在的場所,而是墓地。

將玫瑰放在墳上,太宰治開了口。

「織田作,好久不見呢。」
雙眼因笑而瞇起,右手撫去墓碑上的灰塵。

「織田作,明天可是個大日子呢。」太宰治說「明天我啊,就會到『救人』的那邊了喔」

「聽說是個叫『武裝偵探社』的集團呢,好像也是個異能集團呢。」

「很棒對吧,不過這樣一來,我來見織田作的次數就會減少了呢。」

「不要因此感到寂寞喔,織田作。」

太宰治在墓旁又待了一會,一個人對著織田作的墓說話,直到太陽西下。
「Byebye,織田作。」太宰治說,然後離開了這裡。

太宰治正式成為武裝偵探社的成員了,儘管他時常翹班,但變得比以前更忙這件事倒是真的。

太宰治偶爾會抱怨工作,但那也只是玩笑性質,他可從來沒想過要離開這裡。

他需要一些能讓他轉移注意力的東西,這能抑制住花吐症的症狀,而武裝偵探社的工作正好能讓他不去想那個會使他發病的人。

 

今天是織田作的忌日,太宰治一如往常的翹了班,跑到街上的花店拿預先訂好的花。

一樣的五十朵紅玫瑰。

織田作的墓前,鮮少有人清掃的墓碑被灰塵覆蓋,四周長著雜草。

輕輕地放下玫瑰,太宰治伸手撫去墓碑上的灰;這個墓上面沒有刻上主人的名字,一片素白,就和主人的個性一樣。

「吶,織田作,你啊,應該是在天堂的對吧?」太宰治拍了拍手上的灰塵「不對,你一定是在天堂吧。」

回應他的只有空氣。

「真可惜啊,這樣的話我可沒辦法去找你呢。」太宰治歎了口氣「不過至少,我還能像這樣和你說話呢。」

「偵探社裡又來了個新成員喔,叫做中島敦,是個挺不錯的傢伙呢。」

「國木田今天又被我騙了呢,國木田可真是單純呢。」

「前幾天亂步先生偵破了一個案子,而且是在短短的數秒內,亂步先生果然很厲害呢。」

「還有啊,今天...」

太宰治和織田作分享著他這今天身邊發生的各種大小事,就像他平常做的那樣。

 

「吶,織田作。」最後,太宰治說「如果你在這裡就好了。」

吶,織田作,如果你當初沒有死的話,我的花吐症就能夠痊癒了吧?

藍玫瑰花語:不可能的事
後記:

一篇不是很明顯的花吐AU,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一些設定補充:

太宰是在織田作死前就患了花吐症的

太宰經常去織田作的墓前,跟他說自己生活上的大小事

武裝偵探社裡只有與謝野小姐知道太宰得了花吐症(因為與謝野小姐是醫生)也是與謝野小姐告訴太宰花吐症是沒有辦法醫治的。

紅色玫瑰的花語:我愛你

50朵玫瑰花語:無悔的愛

拿了爸爸手機摸了個太宰出來

「不上色的話比較好看」

有這種感覺_(:3」ㄥ)_


dream

【國太 】dream (師生AU)

高中數學老師國木田X高三生太宰

「老師,你要不要跟我去殉情呢?」

太宰治微笑,用彷彿在訊問天氣狀況似的問著

而國木田獨步愣著了,機械般的抬起頭,然後用嚴肅的語氣開口。

「閉嘴太宰,趕快把這張卷子做完回家。」

國木田獨步看了眼手錶,五點四十分了,再過二十分鐘就六點,而他的行事曆告訴他:六點的時候要回到家準備晚飯。

太宰治又開口了,一樣是那樣輕慢的口吻。

「但是我不想回家。」

說罷,像是要表現決心似的,太宰治把手上的自動鉛筆扔到了書桌上,發出「卡噠」一聲,接著靠上了椅背,就這樣不動了。

國木田獨步費了很大的心力才沒有揍下去。

就這樣僵持了很久,久到太宰治都快睡著了,國木田獨步才開口嘆了口氣。

“來不及回去了吧。”國木田獨步看了看手錶,長針已經到了十一的位置。

取下眼鏡揉了揉酸澀的雙眼,國木田獨步放棄了準時到家的念頭。

反正自從太宰治成為他的學生後,他行事曆上的行程幾乎形同虛設。

太宰治看著國木田獨步一臉「放棄了」的表情,輕輕地笑了出聲,然後他起身拿起了筆。

「吶,老師,為什麼我要學這些呢?」太宰治頭也不抬的問「我不想當老師,我能不能不要學這些啊?」

「說什麼啊,就算你沒有要當老師,你至少也要會基礎。」國木田獨步頓了一下「還有,你一年級的時候不是說想做老師?怎麼又改口了?」

「因為我不想變得跟老師一樣無趣。」

「我這麼無趣真是不好意思啊。」

談話到了一個段落,再沒有人開口,一瞬間教室靜的只剩筆芯摩擦紙張,以及翻書的「沙沙」聲。

當太宰治做完最後一道題後,他開了口。

「老師,你知道以後我想做什麼嗎?」他笑,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夕陽的餘暉從太宰治的背後照了過來,我把他的輪廓照的柔和,看來竟有種縹緲的感覺,彷彿隨時都會不見的樣子。

「做什麼?」國木田獨步看著這樣的太宰治不禁有些呆了,過了好半晌才回話。

「我想跟老師結婚。」

國木田獨步當機了。

「雖然老師是個無趣的人,但我很喜歡老師喔」太宰治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非常喜歡,喜歡到想幫老師生孩子的地步。」*1

「太宰,男生是生不出孩子的。」國木田獨步找回了聲音,乾巴巴的說。

「我知道。」太宰治又笑了「所以老師不會接受我的,對吧?」*2

國木田獨步眼神複雜的看向太宰治。

他作為太宰治的班導已經兩年,現在即將邁入第三年,而太宰治一直是班上最黏他的學生,但他始終無法瞭解太宰治到底在想些什麼。

太宰治愛笑,但他的笑容卻難以讓人有溫暖的感覺,甚至,有些世故。

十七、八歲的年紀,國木田獨步實在想不出到底是什麼原因造就這樣的太宰治。

他們沉默了好一陣子,最終國木田獨步嘆了口氣。

「等你畢業再說吧」他說,無視了太宰治一瞬間展露的驚訝表情。

-END-

*1:來自《斜陽》,女主角和子寫給作家上原的信件內容。

*2:男生不能生孩子,只有女生能生,這裡是指太宰以為國木田喜歡的是女性。

後記:來自於國木田前職業是數學老師的腦洞www

其實是雙向暗戀,雖然太宰有所自覺但國木田卻單純的以為這只是老師對學生的師生之情www

直到太宰先戳破了窗紙國木田才驚覺原來早已淪陷www

大概就是這樣的故事。

現在主頁有百粉點文的活動,歡迎大家來點文喔

百粉點文

大家好,我是缺藍。

首先為佔了tag至上歉意。

其次,就是這篇文的主題了w

前幾天經朋友提醒才發現lof竟然百粉了!真的讓我覺得很受寵若驚www

在各種考慮下,決定開放點文

人數視情況而定

然後重點,一些防本人(對就是作者我本人)踩雷的CP限定。

文野:以太宰先生總受向為主,也可以無CP向角色中心,BG向沒有特別限制,但麻煩不要「組合」的CP,因為我還沒跟他們混熟((艸

排球:基本上翔陽總受向、月山、無CP角色中心文

APH:露普、獨普、親子分、惡友組中心、無CP角色中心文,BG向:法貞、露白、黑塔X妞塔    

基本上就這樣,抱歉本人規定有點多,但這是為了能讓本人和點文的大大們都感到愉快而訂的所以麻煩遵守囉

然後關於點文方式:

麻煩各位點文的大大們留下【作品名+CP+想看的梗】如果只有【作品名+CP】或者【想看的梗】的話會不小心被我無視掉喔。

另外這個可寫可不寫「希望作品是BE走向呢?還是HE走向呢?」

最後再讓我訂個規定((這人廢話多

【不寫肉,不寫肉,不寫肉】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遍。

總之就是這樣子了,那麼以下開始開放點文,時間到12/25截止喔


食夢

【中太】食夢
OOC算我的,Thanks.
私自設定:每個人都會擁有一個食夢貘,食夢貘知道自己的造夢主的存在,但造夢主本身無法得知食夢貘的存在。

中原中也是位食夢貘,但他從來沒有吃過任何一個夢境。
因為他的造夢主從來沒有召喚過他。
許許多多的食夢貘,終其一生都還未被召喚過,便已隨著自己的造夢主的死亡而消逝;中原中也本以為他會和他們一樣,畢竟他自誕生到現在已經22年了,他從未被召喚過,22歲,對於人類而言,這早已是脫離所謂「幻想」的年齡了。
然而卻在今天,他被召喚了。
真他媽的。
根據那些曾被召喚過的食夢貘所說,人們總以為食夢貘出現時應該是非常帥氣的。
但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好嗎!?
要知道他們每次被召喚時都是毫無預警的被一團強光包圍著,一睜開眼,就發現自己處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了好嗎!那怎麼可能會帥氣啊!

中原中也帶著極度不爽的心情睜開眼睛,卻在看清了四周的景物時愣住了。
他身處在一個破舊的和室中,左邊牆上有一扇窗戶,外頭有陽光照進來,還能聽到有鳥鳴叫的聲音。
這不是個惡夢,至少中原中也感覺不到這是個惡夢。
「沒想到真的真的成功了呢!」
他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
那是混雜著笑意和不可思議的語氣。
中原中也回過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穿著病號服,身材高瘦的男人。
他的眼睛張的大大的,嘴巴也微微張開,但中原中也卻一點也沒能從他的臉上看出一點驚訝的情緒。
「你就是食夢貘吧?」那個男人收回故作驚訝的表情,嘴角邊綻開一抹笑「我是太宰治,召喚你的人。」

“不尋常。”中原中也想。
他已經在這個夢境待了很久了,他能感覺到晝夜的交替。
儘管在夢中的時間會比現實的時間要在快上許多,但在夢裡已經經過了這麼多天,估計現實世界也過去了不短的時間了。

而太宰治卻不說話,他只是安靜地坐在桌前,不知道在寫些什麼。
中原中也打量了一下太宰治,這個人有著一副好皮囊、看起來有些雜亂的黑髮、棕色的雙眼,最特別的是他沒被衣料掩蓋著的皮膚,那上面幾乎纏滿了一圈一圈的繃帶。
“這個人肯定不是什麼正常人。”

似乎是終於察覺到中原中也的視線,太宰治抬起頭來。
「有什麼事嗎?」太宰的嘴角微微勾起,他的笑容很好看,只要忽略掉他冰冷的眼神。
「呃,沒什麼。」被抓到偷看的中原中也有那麼一瞬間的心虛,但他很快的掩飾掉了「你召喚我來到底是要幹嘛啊!」
「啊,對了。」太宰治擱下了手中的筆「我有點事想請你幫忙。」
太宰治的語氣輕快,但中原中也在他的眼裡看見了一絲異樣的情緒。
做為食夢貘,中原中也對人類的情緒相當的敏感,尤其是對他的造夢主;不論是喜、怒、哀、樂、恐懼或者安心,他們總能很清楚的察覺並辨認出來。
但太宰治現在的情緒,中原中也卻無法清楚的辨認出來。
似乎是無數的情緒全部混在了一起,太過複雜而無法看清。
食夢貘和造夢主擁有一種靈魂共感的能力,通常造夢主不會感覺到,但食夢貘卻能依靠這個來感覺造夢主的情緒。
在中原中也短暫的22年的生命中,他幾乎沒有感覺到太宰治身上出現悲傷或者恐懼;就只有一次,在幾年前,他感覺到了太宰治忽然燃起了一股悲傷的情緒,並不是在夢中,感覺卻如此強烈。
食夢貘無法窺探造夢主在清醒時的狀況,所以他無法得知太宰治發生了什麼,他只知道:那天之後太宰治有長達數月的時間不曾安穩的入眠,他甚至連夢都不作了。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太宰治的聲音將中原中也的魂換了回來。
「你說什麼?」中原中也搔了搔頭。
「我說。」太宰治再次笑瞇了眼睛「我希望你能幫我把記憶給吃掉。」

中原中原也錯愕地睜大雙眼。
他剛剛說了什麼?他希望自己把他的記憶吃掉?
中原中也看著太宰治,他的眼睛瞇著而無法看清他的情緒,他也無法感覺到。
太宰治是個善於隱藏情緒的人,連他的食夢貘都瞞的住。
「欸欸,你在開玩笑吧?」中原中也撤了撤嘴角,但他發現自己無法笑出來。
「我很認真喔。」太宰治的語氣有些輕浮,但中原中也聽得出來,他很認真。
「食夢貘無法吃掉人類的記憶。」中原中也說「我們是以夢境為糧食,而且我們也只能吃人類的夢境。」
「這樣啊。」太宰治說,然後他低下了頭,繼續寫字。
四周又沉默了下來。

就在中原中也受不了第二次的沉默而準備爆發前,太宰治再度開口了。
「只能吃夢境嗎?」太宰治看向中原中也「那麼,請你把我的美夢都給吃掉吧。」

中原中也再次愣住了。
這個人真的不正常。
「夢境的根源是記憶吧?」太宰治微笑「那麼就把我的美夢吃掉吧,連同美好的記憶一起。」

這是不符規定的,中原中也沒有同意的必要。
但不知道為什麼,中原中也看著太宰治那雙棕色的雙眼,什麼拒絕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於是,中原中也鬼使神差的開口了。
「好。」
「那麼就多多指教了。」太宰治說,然後綻開了一抹真心的微笑。
-END-
後面劇情寫不出來了,就自行腦補吧((茶
靈感來源於連的【夢喰い白黒バク】,不過到最後除了食夢貘的設定外,一整個完全偏離了((囧

笑容

舊文一發完


家裡多了個新的娃娃

如同玻璃般的肌膚,銀絲般的髮,還有和紫紅寶石相比也毫不遜色的瞳孔,一切一切,都讓伊凡著迷。

初次相見,是那場戰爭,伊凡看見了那人的蠢,也看見了他的傻,原以為自己絕對不會為他傾心,但卻在百年之後,為他發動戰爭。

最後的最後,己勝,他敗。

伊凡將他帶回家中,起了新的名字,束縛著他的自由,將他緊握在手裡,無法跟他人接觸。

但伊凡發現,那人臉上,曾讓他無比討厭卻也無比迷戀的狂妄笑容,漸漸的消失,不見了。

是什麼原因?為什麼他不再露出笑了!?

他越來越像個娃娃,沒有任何反應,也沒有任何笑容;不願進食,也不曾入睡。

雖然這不是什麼嚴重的情況,畢竟他們是國/家,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滅亡,真正能使他們消逝的,只有戰爭跟人民的遺忘。

不過這讓伊凡感到前所未有的煩躁,但他卻什麼也做不了。

「吶,基爾伯特君,笑一個嘛~」

「……」

還是一樣的反應,他問,他無語,總是凝望著遠方,若有所思。

伊凡當然懂他在想什麼,這點讓他憤怒,卻無能為力,縱使自己硬逼他開口,說出口的也是那些不可愛的話語,三兩下就把話題帶開,繼續無語。


「伊凡,有件重要事要跟你商量。」

「……」

那天還是來了嗎?要把他還回去的日子。

「雖然不怎麼願意,但要讓德/國統一,還是要這麼做,不過這樣也好吧,畢竟他對俄/羅/斯沒有什麼實際用處。」

「…隨便你吧,畢竟我的意見可有可無吧?」

「怎麼這麼說呢?不過算了,我去跟那邊通知一下,你也去轉告他吧。」

「是的。」

目送著上司離開,伊凡的內心其實很糾結,深深愛慕著的人,要他就這樣放手,根本不可能吧?

但伊凡也很清楚,讓他失去笑容的人是自己,能讓他再度展露笑顏的,就只有放手一路了吧?


「基爾伯特君,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

「基爾伯特君,上司他說,要讓你回去。」

「……!」

伊凡沒有看露基爾那一瞬的眼神,那是他將他帶回來後,第一次看到的表情。

「時間已經定好了,就在下個月,記得收拾好你的東西。」

這樣,就可以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再見啦,基爾伯特君。」

伊凡笑了笑,揮舞著手。

「吵死了!你這傢伙別再笑了,醜死了!」

基爾露出厭惡的表情,但他還是向伊凡揮手道別。

「哭什麼哭啊?本大爺又不是要死了!」

「欸?」

伊凡伸出手輕觸臉頰,意料之外的摸到了溫熱的液體。

啊啊,原來自己還是會落淚的嗎?

用衣袖擦了擦濕透了的臉頰,看向已經轉身離開的基爾,伊凡忽然有一種想抓住他的手,把他留在自己身邊的想法,但到了最後,伊凡還是壓抑住了這種念頭。

果然,還是不想說再見啊。

-END-


第一次嘗試畫盾冬,我真的不太會畫男性www

圖片的姿勢算參考嗎?總之原圖在第二張


四次影山推開了日向,一次他沒有(一發完)

當我忍不住親吻你的髮梢時

你抬起頭,看向了我

〝好可愛〞

我在心裡想著

然而我卻在你問「怎麼了?」時一把推開了你,走掉了

留下你一頭霧水的看著我。

那是第一次


你回過頭呼喊我的時候     

我正看著你的背影看得出神

我愣了一下

然後我看見你跑了過來

「怎麼了?」你問,然後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額頭

「沒有發燒啊。」

你說,我回過神來

「煩死了。」我推開了你

那是第二次


社團活動的時候

日向一如既往的跳上跳下

我沒有特別理日向,只是自顧自地練發球

我聽到了叫喊聲,田中前輩的

〝大概是潔子小姐來了〞

我猜錯了,於是日向的重量毫無預警的壓在我身上

「搞什麼啊!?呆子日向!」

「啊啊!!對不起影山!!」

我推開了壓在身上的他

「給我起來你這個呆子!」

「好..好嘛,還有別叫我呆子...」

那是第三次


園遊會的時候

日向的班級決定辦男女反轉的話劇

而日向成了女主角,當然,非自願的

我知道這件事,但我不知道日向居然真的要穿女裝

所以當穿著短裙的日向跑向我時,我愣住了

接著,日向便躲到了我的身後

我看見有個女孩從一班教室跑出來

「能借我一下日向君嗎?」

那個女孩看著我,笑的很燦爛

我回頭看向日向

他正抓著我的衣角,猛搖著頭

「我不要化妝!」 他說

我看了看那個女孩,又看了看日向

最後伸出手把日向從後背拉了出來,然後推向那個女孩

「影山你這個叛徒!」日向大吼,然後被女孩抓進了教室

那是第四次


最後一次的是發生在一個雷雨天

那天你因為課業住進我家,暫時的

我不知道你害怕打雷的聲音

當第一聲雷落下的時候,我看見你在發抖

第二聲雷落下時,你嚇得跳了起來

當第三聲雷落下時,你抱住了我

「...」我能聽見你抽泣的聲音

本來要推開你的手頓了一下

我思考了一會

然後我回抱住了你

這一次,我沒有推開你。

-end-

後記:

數學課想到的腦洞www

五次一是歐美同人圈裡很常見的一種創作方式

在日圈這種寫法幾乎沒有,但這種寫法我很喜歡,所以就拿來寫影日了ww

然而並無法寫出很預想一模一樣的灑糖文quq

其實原本標題是「五次影山推開了日向,一次他沒有」但因為懶癌發作,所以就改成四次了www 

而且寫得有點言情小說的感覺到底是為何wwww

話說這是開學第三週_(:3」ㄥ)_會計什麼的真的好麻煩啊_(:3」ㄥ)_